我一直诱惑着蜘蛛

发布于 http://www.9pk.at 2017-2-9 10:55:00  有375人阅读  收藏网址  分享网址  

  二我站在原地  我叫晚晚,航叔唯一的妻,可我很清楚,他并不爱我。  爱上航叔是那么的不经意,或许没有女子会不爱这样的男子。我见过他驰骋玛法无人能敌的英姿,也见过他耳语呢喃春风化雨的柔情,而这柔情,只有对那个女人的时候才会有。  听雪,曾经玛法大陆第一女法,或许她离开的太久,已经没有人记得。可是我知道,航叔一定不会忘记她,他看她的时候那眼里的柔情是我从未见过的,仿佛想把她揉进骨子里。  彼时,他与她携手玛法,她像只小鹿一样乖巧的跟在他的后面,他们一起走过苍月无边的海岸,一起踏过银杏山谷的落叶,一起在盟重的斜阳落日下说无尽的情话。  我曾经以为,就算我得不到他,有她能好好陪伴他就够了。可是某天她忽然离开了,在封魔的同心小径中,我偷偷站在拐角,听雪将身上那件霓裳羽衣脱下仍在了地上,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可是我看见航叔眼中深深的绝望,那是我从未见过的颓废。  从那以后,我再未见过听雪,我依旧站在航叔看不见的地方注视他。想想也实在可笑,也许航叔从未正眼瞧过我。  我爱航叔,不想看着他一个人孤单单。可是我现在的身份是不能站在他的身边,我是航叔最大的敌对会的会长,第一女道的身份此时也变的尴尬。与航叔的行会几乎每日一战,而这些都不适合我站在他的身边。  放弃了行会,玛法再没有第一女道相思,我是晚晚,为航叔重生的晚晚。  我每天都去航叔常去的地图等着他,然后故意吸引他的注意力。终于,那日在白日门他注意到我,他在我面前驻足,慌乱中我一直诱惑着蜘蛛,奈何却一只都招不到,此时他终于开口和我说话了,他戏谑我魅力不够,那一刻我多么想哭,可是我却依然笑着说那你觉得我能诱惑你吗?  如我所愿,航叔对我充满了好奇,我也学着听雪从前的样子,乖巧的跟在他的后面。喝醉的时候航叔会伏在我的耳边轻声的叫着听雪,听雪。我没有哭,因为我知道我只是她的替身,又或者我连替身都不算,因为没人能代替听雪。 

相关阅读

最新资讯

推荐资讯

本站推荐

  • 服务器名称
  • 服务器地址
  • 开区时间
  • 游戏线路
  • 客服QQ
  • 版本介绍
  • 详细介绍